博尔顿:被驱逐的白宫“战争狂人”

鹤山视线 胡远航 2019-09-11 16:43:23
浏览

  新华社华盛顿9月10日电 (天下人物)博尔顿:被驱逐的白宫“战争狂人”

  新华社记者

  2018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任命约翰·博尔顿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消息一出,质疑者纷纷给博尔顿贴上标签:“极端的好战分子”“鹰派中的鹰派”“战争狂人”……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专家葛来仪甚至警告,“大家要系好安全带”。

  一年半后的9月10日,当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走人的消息后,连华府周围人似乎都如释重负。极端保守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随着博尔顿走人,“世界范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都呈指数级下降”。  

  据美国媒体报道,博尔顿在阿富汗、朝鲜半岛、伊朗核问题等外交和安全政策上与特朗普不断发生龃龉,是其突遭免职的导火索。

  从“这就是我想要的人”到“强烈不赞同他的意见”

  在任命博尔顿时,特朗普宣称“这就是我想要的人”。而在宣布炒掉博尔顿的推特文中,特朗普的不满溢于言表,“白宫再也不需要他的服务”“我强烈不赞同他的许多建议”。

  就在解雇博尔顿前几天,特朗普戏剧性地宣布中止与塔利班已持续近一年的和谈。美国媒体透露,此事缘于特朗普政府内部分歧严重,而博尔顿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了搅局者的角色。《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报道说,过去一周,博尔顿竭力反对美国与塔利班及阿富汗政府缔结和平协议,甚至搅黄了特朗普原定在戴维营举行的秘密会谈,让寻求阿富汗撤军“外交战果”的特朗普十分沮丧。

  博尔顿的搅局远不限于阿富汗事务。过去数月,博尔顿与特朗普在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问题上分歧明显。博尔顿鼓吹对伊朗、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主张对朝鲜保持强硬姿态;而特朗普不想违背竞选承诺,不希望美国进一步卷入海外战事。此外,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三次会晤,近日还提出愿意无条件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这些姿态均与博尔顿的建议相左。

  《纽约时报》今年5月报道说,特朗普曾在私下说幸亏自己约束了博尔顿,不然美国可能陷入更多战争。博尔顿被炒后,白宫发言人承认,总统与博尔顿在很多问题上“不合拍”。

  被指与博尔顿“宫斗”的蓬佩奥在10日下午的记者会上坦言,两人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不同。在白宫团队中,蓬佩奥以“唯特朗普马首是瞻”著称,与博尔顿的桀骜不驯对比鲜明。

  我行我素的“战争鹰派”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并获法学博士学位。越战期间他曾想方设法躲避入伍。他辩解说,战争败局已定,自己“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

  在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时期,博尔顿在国务院、司法部等处担任高级职位。小布什执政时,他曾任国务院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任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博尔顿因立场强硬多次引发外交风波。在《经济学人》杂志看来,博尔顿是“美国送到联合国最富争议的大使”。

  博尔顿不担任公职后,经常参加新保守主义论坛并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在保守电视节目出任时事评论员。他曾撰文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有骨气”,并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等做法持绝对否定态度。2015年,博尔顿在《纽约时报》撰文鼓吹对伊朗动武。他还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被美国媒体称为“战争鹰派”。

  博尔顿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特朗普政府先后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国际协议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国际组织,在“单边主义”的偏道上越走越远。

  博尔顿任内还在涉华议题上多次发表不负责任、捕风捉影、颠倒是非的言论,屡遭我外交部发言人严词驳斥。

  “高危”职位的又一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