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世俗与偏见,女性也要成为数学家

鹤山视线 孟含琪 2019-08-18 21:18:44
浏览


 
冲破世俗与偏见,女性也要成为数学家  
 

2.jpg

“女性与数学“教育和研究发展论坛 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供图

“中国的工业与应用数学在国际上有着很大的话语权,但这么多年,我们在重视和发挥女性群体在数学教育与研究领域的作用上,与国际接轨还存在一定差距。”8月11日,在“女性与数学教育和研究发展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理事长张平文谈起了1个月前参加“2019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大会”时的感受。

工业与应用数学作为数学科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在国防安全、产业发展乃至综合国力方面发挥着直接而重要的作用。而女性作为社会群体的一部分,有着独特的社会角色,在数学学科的发展中也能发挥“半边天”作用。

张平文谈到,国际重要学会的学术委员会组成中女性代表的比例必须超过20%,近两届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主席均为女数学家。然而,目前中国数学界的院士、“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杰出女性数学工作者人数仍然较少,在国际数学会议上作大会报告的女数学家比例远远少于应达到的比例。

女性能不能成为数学家?

现实和历史的答案都是肯定的。2019年,国际数学最高奖之一“阿贝尔奖”得主是来自美国的女数学家凯伦·乌伦贝克,她在几何分析和规范场论的基础工作极大地改变了数学格局。此外,法国的索菲·热尔曼、俄国的柯瓦列夫斯卡娅以及德国的艾米·诺特也是在妇女没有获得受教育权的时代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女数学家。

“女性有着自身的特点,我国女性数学家的巨大潜力尚未被挖掘出来,宏观上需要国家的引导,微观上涉及家庭和单位等的支持。”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院长席南华说。

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秘书长许平认为,女性具有坚韧和智慧、细心和灵活的特性,通过不懈的努力把优质的数学教育与研究能力扩展至更多的女性,这对数学应用和科学研究与教育水平的提高将大有裨益。

然而,一组对比数据却令人“痛心”。据现有统计数据,中国女博士毕业生数量逐年增加,2014年占总毕业生数量的比例为37%。与此同时,在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女院士仅占5%左右,而在147位数理学部的院士中,与数学紧密相关的女院士仅有2位。

女博士们、尤其是女数学博士们都去哪了?

与会专家表示,女性数学工作者“高位缺席”的原因并不难找。比如: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认为女性应该负有照顾家庭的责任,政策、立法、社会文化等在看待女性时带着“有色眼镜”,以及一些女性到达一定学业高度时会降低自我要求,自认为应回归家庭等等。

关键还在于如何促进和鼓励更多女生学习数学和从事数学事业。

“在我的思想里,从来没有男女之分的观念。研究做得最好的时期也是家务做得最好的阶段,做家务是种放松,做家务时可以思考研究中的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王小云结合自身成长经历表示,女性需要一点“反叛精神”。

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认为,“男女平等”是中国的国策,但在现在越来越多元化的社会里,要更加积极鼓励和帮助女性树立积极向上的人生观和价值取向。“重要的是,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认为过什么样的生活最有价值?你希望自己对社会做出怎样的贡献?”